日語檢定 N2通過 在康橋學習期間:自民國100年起
姓名: 吳玟錦 學歷:
   從窮理致知的拱門下走過,漫步在石磚路上,成大附近的外國人傳來異文化的交談,與古典的台南相容,再度喚起學習的渴望。在漫活城市裡的小架欄上擺放語言中心教師刊載的專欄,對在大學時學過簡單日文的我,看起來既熟悉又陌生。好奇心使然,每每經過總想知道這個月刊載些什麼內容,便開始詢問相關事宜加入了康橋外語,現在我熱愛學習語言。

   對於上外籍老師的課,台灣學生會畏懼,缺乏自信,在還沒有信心之前,總是怯於面對外籍教師。當時,我有了一個想法,不敢說的那就先用寫的吧! 畢竟「寫」也是語言中的一環。就這樣踏進了日籍教師-井上老師的教室。接著抱著被拒絕的心態用生硬的日文夾雜中文請老師指導作文的事,在非作文的教室裡也沒被拒絕,於是開啟了我寫的練習。

   在康橋的老師與其說是教育你,不如說是陪著你一起成長,享受語言的樂趣。考試只是學習過程之一。在上課時,老師會要同學回答問題,平常我會先預習上課內容並在不懂的地方劃記,上起課來也較專心和方便。盡量先準備問題的回答。課文邊聽CD邊念出聲音來,讓嘴巴自然而然就熟悉。有時間的話盡可能把它背下來,文法、單字的用法也會跟著很習慣。雖然日文檢定沒有「寫」的項目,不過透過「寫」卻可訓練思考邏輯。感謝老師一篇又一篇的改著半生不熟的日文,一次又一次說明著錯誤的地方。快考試時,多聽多看多寫,利用網路使用模擬試題,包含時間控制,聽力播放等等,既省錢又方便。錯的部分抄寫下來自己先看,找出原因,不懂再問老師。

   有人說下班後還要上課,回家後還要看書又要交作文,不會覺得累嗎? 如果老師認真教,那就要更用心學。學東西本來就不是輕鬆的事,但是可以很快樂。 每個老師有每個老師的教學方式,除了固定以外,我也會聽看看其他老師的教學。井上老師的課是我最常出席的,記得一開始的時候除了聽“日文腔”外,還聽了很多日本的歷史故事、文化、生活,先讓我對這個國家產生興趣,再從中學習這個國家的種種。因為喜歡而學習。用日文說明,不懂用日文講解日文;再不懂老師會寫在白板上轉化成文字;還是再不懂的話也會用中文解釋。一個表情、一個眼神老師就知道你懂不懂。起初要到最後層級才懂內容是什麼,現在直接聽日文大部分都可以理解。陳惠玲老師的課也是在我課表上的,上課步調快,速度接近以前在學校的日文課,上課除了聽,理解跟思考也很重要。加上補充適合學生學習的多樣性教材,實力從平常就開始培養。 另外,還有一位吳安達老師,學生總是絡繹不絕,上課步調稍慢,文法說明詳細也易理解。加上整理跟比較,適合參加考試準備的同學。老師們不厭其煩的教導,不進步也難。

   英文亦同,更何況在這裡只要時間允許還可以選擇其他地方少有的西班牙文、德文及法文。語言從懂,到會說,到說得對。正確又流利不是那麼容易,儘管有時候辛苦、沮喪、挫折,但相信按部就班持之以恆地反覆練習有一天也能達到自己的目標,再回頭看,陽光日曬下的小樹的果實將格外甘甜。

其他學員心得...